這醫案的主人翁是位男病人,來看病時已六十歲,初診時面色偏黃,唇紫帶黑,主要求治白血球過多症,俗稱血癌或白血病。他亦罹患多種疾病,包括五年前患上憂鬱症和兩年前發現的高血壓病等。最近每年均有驗身,二零零六年十月驗出紅血球過低,西醫學名是骨髓纖維化,報告亦提及右腎皮層有一個1.2cm直徑小瘤,脾臓腫大,西醫分析脾腫原因,是由於病人缺乏造血功能,需由脾臓替代,引至腫脹。但從中醫的角度來說,脾臟祇是統血而無造血功能,所以腫大現象可能由其它原因產生,如紅血球過低,逼使脾臓增加運血功能,導致過勞腫大,另外他亦患有腎石,約1.8cm直徑大,幸好沒有腎盂積水。

之後,病人一直以輸血增加其血紅素,但過了不久,指數便回落,不能維持正常,他的血紅素指數祇在8、9之間,低於至低極限的13.5,而白血球數目反而升高。由於血紅素過低,他經常感到疲倦。我細閱其零四至零六年的三次驗血報告,血紅素一直低於正常,血小板則比正常高出很多,造成血液濃度過高,血液循環不通暢,由於造血與肝臓有莫大關係,參考肝功能指數,其GGT自零四年以來便比正常高出許多,最近的報告亦比正常高出兩倍,因此肝臓必有問題。

服用西藥 破壞造血

根據我的分析,他五年前已開始服用抗抑鬱藥,影響腦部神經細胞,降低了內分泌功能,直接損害到五臓六腑,尤其是肝臓。所有營養先由小腸、大腸吸收,才進入肝臓。若肝臓受損,原料供應受到破壞或滲入毒素,骨髓便不能造出正常的血液。另外血小板指數過高,令凝血素增加,便會因而産生骨髓纖維化的病變。假若情況惡化下去,不能改善血液中的血紅素,供氧量便會下降,繼而增加了心臟的負荷量,由於腦部缺氧,令身體多種機能開始退化。兩年前病人又開始服用降血壓藥,減少血液上腦,使各種內分泌亦相應減少,減弱各臓腑功能,如此循環下去,整個人便會愈來愈衰退,百病叢生。西醫向他說,此種病已無法治療,唯一能做的是化療和電療,但我認為這樣做法祇會加速其死亡。

根據我過去醫治血癌的經驗,先要增強心、肝、腎三臓功能,打通腦部阻塞,令血液上腦,滋潤腦細胞,恢復多種荷爾蒙內分泌,提升五臓六腑的機能。此外當肝的壞死細胞或毒素排出後,血小板數量便會下降至正常,令血液濃度降底。當然服用中藥後,骨髓纖維化亦會隨着慢慢消失,恢復正常的造血功能,低紅血球及血紅素情況也可因此而改善,給予足夠的時間,此白血病最終便得以治癒。

開始治療時,我為病人把脈,均勻而弱,屬沉脈,手掌冰冷,他說數十年來手腳都是冰冷的。左手背上有一大片瘀紅色,問其原委,也答不出來,祇說數年前便出現了,伹我觀察到他手背上,有一條三吋長淺色的疤痕,此部位的經絡及血管,可能受過傷。我認為是血液過度黏稠,在這區域流動不暢通,積聚成瘀血而變深色。在睡眠方面,一直都睡得不好,經常發夢。大便每天都有,甚為正常。我診症完畢後,認為此病應可以治癒,病人手背的瘀紅色,預測一周後便可消退。

手腳回暖 瘀斑減退

服藥之後,第一晚睡得比較好,第二、三晚,不能入睡,因為停服憂鬱藥後,必會出現失眠現象,但病人卻偷偷服食安眠藥。左手之瘀紅色斑亦開始變淡,範圍縮小,我告誡他說,要治癒西醫不能治的病,必須服從我的指示做,否則病情便會延誤。這次覆診我化了很長時間把驗血報告和病人的說法作了綜合分析,新的驗血報告中,肝酵素指標(GGT)又增加了一倍,鹼性磷酸酶 (ALP)亦上升 ,顯示毒素正從肝臓排出,令指數上升。我請他稍後時間再驗血,看指數的變化,尤其是血紅素。

首次覆診把脈時,一摸他的手,使我無比的驚訝,原來他雙手已變得很暖,與上次冰冷相比,分別很大,我也讓他妻子和兒子摸摸,他們亦露出很詫異的表情。上次看病時,我曾說手部回暖,是身體一個重要變化訊息。我又向病人特別強調,這幾天不能入睡,不是一個大問題,以後還會出現很多不適情況,如頭部脹痛、假感冒現象等,要他有心理準備,但無論如何,總比化療、電療好。我又說,對治好此病甚有信心,時間最少一年,不過病人要絕對的和我配合。

第二次覆診,病情漸有好轉,見他面色很好,精神奕奕,手掌紅潤暖和。幾天以來,睡眠均有六、七個小時,情況比上一次好,每次飲完藥後,很想睡覺。血壓保持穩定,上壓降低,下壓則為90,頭部感覺發脹,病人表示,覺得人很累,手腳輭弱無力,我勸他要多些休息睡覺,因目前的狀況,是藥在打通心阻塞的表現。雖然停服了抗抑鬱藥,但他完全不覺得有任何不妥,反而心情開朗,在短短兩周內,有此成績,效果真的不錯。

雙目有神 笑容滿臉

病人第三次覆診,雙目有神,說話也多,笑容滿臉,他表示胃口不好,我說是由於肝正在排毒,侵犯脾胃,才會出現胃脹,食慾不振等現象。至於手部的瘀斑,最初已消退了不少,但這次又再出現,加上天氣寒冷,顏色較深。他又說,胸悶感覺減少了很多,但仍是很疲倦,不想活動。由於他病情進步得很好,我認為血紅素必有提升,而肝酵素則會下跌。

新的驗血報告出來,效果很好,其中一個肝酵素 (GGT)指數從323降至87,正常則少於50。另外,鹼性磷酸酶指數( ALP)亦從258降至174,正常是少於150。膽紅素亦降至1.1,正常是少於1.2。肝指數(SGOT、SGPT)亦同時降低了。顯示肝功能大有改善。紅血球數目為3.33,仍然偏低,正常是4.5至6.5,顯示骨髓造血功能已有改善。病人先前曾接受輸血,增加血紅素,但這會令血小板數目升高,血液濃度增加,但這次血小板數目由362降回至265水平,情況很好。由於輸血會出現排斥現象,使白血球增加,吞噬新輸入的紅血球細胞,先前指數是8k,但這次是10k,正常為4至10k,相信稍後時間便會下降。病人的太太、女兒及小兒子聽到這改善了的驗血報告,均感異常高興。

在第八次至第十三次覆診中,從帶來的尿液中看見帶出了很多壞死的肝細胞,所以病人會比較覺得累,我化了不少唇舌,要求病人多些休息,不要做太多運動。至於平常的動作,我觀察到他反應敏捷了很多,他的家人亦有同感。病人一直胃口不好,曾催促我快點改善,我亦不厭其煩解釋,說病情已好了許多,應為此而高興,胃口不佳,要到肝臓改善後,才能見到效果,現在唯有強逼自己多吃點東西補充營養。由於病人家中漏水,影響樓下住戶,引起投訴,病人開始出現憂鬱症狀。

我要求病人再次驗血,其後報告出來了,血紅素比之前降低了一點,白血球指數則從上一次的10k升至13k,血小板由265k升至321k,即血液濃度增加,至於尿酸則降至正常的8.2。總括來說,在治療期間,各種指數有些反覆也是正常的,造血原料亦需時才能恢復過來,但乾枯了的纖維化骨髓同樣需時才能恢復正常,所以紅血球及血紅素亦有待一段時間才能糾正過來。我告訴他不要為此太過擔心,假以時日便會見到效果。

第二十次覆診前一天,病人來電說曾經驗血,報告指血紅素降至6.7,肝酵素則升髙,我說不同的公司驗血,數字會有出入的,另外最近他的尿液中,見到很多壞死的肝細胞和尿酸鹽結晶體,所以在排毒期間,肝酵素指數升高亦是正常的,由於肝臓未完全改善,供給骨髓造血的原料亦會有問題,令血紅素指數因此不能上升。覆診時,病人的兩位兒子也有同來,我詳細解釋給他們聽,但病人似乎對我失去了信心,為此我特將一位治癒了的卵巢癌女士案例解釋他聽,證明癌症的指數要先升而後降,排毒素時會升,毒素清除後,便會下降至正常指標,希望他明白我治癌的方法。

其後,他又來電告訴我說,西醫診斷他的病不是血癌,而是骨髓增生。我則持相反意見,認為白血球增加,紅血球下降至不正常,應是白血球過多症。他又說西醫叫他嘗試新的特效藥,至此我知道多說也是無補於事,任由他自己去決定吧,最後,他停止治療。過不了多久,我從其家人口中得知病人已經去世,因為病人的孫子仍在我處治療自閉症。為此我心中甚感無奈。他在我這裡醫治時,他的病情一直進展良好,可惜求治心切,一念之差,轉看西醫,病情便急轉直下,不久便辭世了。病人從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至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四日止,約治療四個多月,診症共二十次。

 

中醫區錫機撰文 日期: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五日

如有垂詢,可電郵至:sikkeeau@gmail.com

醫案編號:0611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