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列腺肥大(Prostatic Hypertrophy)又稱前列腺增生,為老年男性常見疾病,一般男性,於五十歲後就可能出現上述疾病。早期症狀,尿頻數,夜間排尿增加,稍後更會出現困難,有尿失禁、血尿、尿瀦留(膀胱內的尿液無法排凊)等現象,晚期會因前列腺増生,壓逼位於中間的尿道而引至阻塞,進而傷害腎功能,嚴重時會出現全身性尿毒症。本期醫案的男病人是患上了前列腺肥大症,於一年前發現,二零零八年來初次看病時是五十四歲,他的驗身報告指出,其前列腺特異抗原指標(Prostate Specific Antigen, PSA值)已超標。

由於他爸爸是患前列腺癌病逝,故甚憂心,初診見他,面色較紅,手暖和,但雙腳冰冷。經常小便頻數,反滴不清,曾做切片檢查,結果是良性。他又常有夢遺現象,由於怕影響體能,故時常抑制性慾,以免失精太多。九一年,曾做碎腎石手術,夜間睡眠不佳,服用六味地黃丸之後,稍有幫助。左邊腎囊有下墜感覺,腹部股溝時有痠痛,及腰痠背痛,膝關節無力,膕及腳跟亦有痛楚。過去多年來,胸前心房左邊、上方及心尖隱隱作痛,表示心有阻塞,必定有很多壞死了的心細胞。肩頸時覺緊硬及扯住的感覺,頭偏向右側,上班至下午四時左右,兩眼疲累乾澀,視物不清。性功能方面,最近已開始衰退了一段時期,陰囊鬆馳,晨勃已很久沒有出現,房事經常早洩。我診斷他心腎皆弱,需及早治理。

首天服藥 已能熟睡

首天服藥後,晚上竟能熟睡至天明,起床小便,大篤有力,頻尿情况減少,肩頸緊硬部位竟然鬆了,腰痠背痛減輕,膝關節與腳跟之痛大減八成,腹股溝不適感覺漸有減少,心跳感到有明顕加速,血液達腦,頭部有些發脹的感覺,這是藥力在打通腦部阻塞的現象。首次覆診,帶來尿液,有深褐色,表示腦有積瘀,其它有橙色,亦是排出心肌內的瘀血。

其後持續飲藥,精神良好,久未出現的晨勃恢復,陰囊收緊,房事狀態轉好,曾出現過一次遺精,不久其腹股溝之脹痛亦消失了,表示輸精管之閉塞已被打通,心胸痛點亦有改善,漸感輕微,口水淚腺分泌增多,乾澀減輕,全身及手腳變暖。第三次覆診,病人心情興奮,細說進展,他說過去兩天是數個月內最佳的狀態,他以前工作要上幾層樓梯,走到第三層時便氣喘如牛,但最近已沒有氣喘了。未服藥前,尿道被壓,小便不暢通,需要在小腹搓揉一段時間,才可排出,現在小便已變暢通無反滴,其夜尿亦減少了,之前每晚起床三次,不能安睡,苦不堪言。

病人的太太問我要醫治多久,我說要視乎PSA指標如何,該讀數應降至4以下,同時腫大的組織縮細才算正常,從病人精液的黏稠度不斷減少,及射出時的力度加強,間接表示他的前列腺正在逐漸康服中。

膀胱組織 小便排出

由於心力改善,令他日間亦能睡覺,有一次他乘火車往深圳,在車廂內睡着,竟然不知道到了終站,要由清潔工人叫醒,他說有很久時間沒有在火車上睡着。可見在醫治的短短一個月內,他的身體狀況大有改善。於第四次覆診,病人拿來的尿液中,其中一瓶見有薄薄的白膜組織,我告訴病人這是膀胱壁表層,由於腎氣充足,舊膜去掉,由尿道排出,長出的新膜彈性較大,容尿量較多。這次帶來的尿液,顏色變化很大。有深紫紅色(肝臟鬱血)、有粉紅色(心臓壞死細胞)、淺墨綠色(肝臓內毒素)、淺橙色等(心臓積瘀)。

第五次覆診,病人睡眠充足,面色很好,額頭發亮,兩頰緋紅,這次一坐下來便說過去三天狀態特別好。帶來的尿液中,有一瓶浮着白色的肝臓脂肪粒(從脂肪肝排出),另一瓶有第二次排出的膀胱內層肌膜,還有一瓶浮着一些透明圓狀黏性物體,應是房事忍精時倒流入膀胱的精液,我給他解說,忍精是有害無益的,要完全排出,免至留在體內,引起發炎。他身上各部位的痛和麻痺已完全消失,祇餘下背部近心窩下有些痛,他初時以為是胃痛,我卻認為是食飽後,胃頂心尖引起的。由於肝開竅於目,肝的改善令他眼睛很明亮,視力比前清晰了很多。

病人往廣華醫院覆診驗血,PSA指數是13.1,比上一次在私人化驗所驗的低了兩度,這是正面的好消息,不過由於兩個指數是由不同機構化驗,且數字十分接近,因此準確性存疑,所以我叫他兩周後往我介紹的化驗所再驗一次。西醫亦曾為他檢查前列腺,但仍然有肥大,我認為這是他忍精習慣所致。第七次覆診前幾天,他打了一場乒乓球,甚為劇烈,自覺體能不錯,尚可應付,量度血壓,度數下降,不過頭有些微痛,稍後便沒事了。至第十次覆診,病人再次帶來新的驗身報告,他的PSA指標是10.67,再次下降,在兩個半月內,降低了4.4,平均每月下降2度,依照這個進度,我說再過多三個月,應可達至4以下的正常水平,他聽後甚感高興。

精力旺盛 房事轉佳

「一切漸入佳境。」病人在第十三次覆診時面帶笑容說。他過去幾天,感覺一股暖流在小腹內轉來轉去,感覺很舒服,這正是藥力在運行,打通阻塞經絡之現象。由於視力已大幅改進,令他在打桌球時連贏數場,他說這與眼力好有關,最意想不到的是連脾氣也改變了,最近容忍度增加,對太太也好起來,談話時和顏悅色,這與肝氣逐漸疏通條達,睡眠充足有關。由於病人精液黏稠,我教他每周自慰一次,推陳出新,果然效果理想,精液濃度亦逐漸回復正常。

精力旺盛,可說是病人的寫照,除了打乒乓球這種劇烈運動外,他的性能力亦「突飛猛進」,勃起時陽具增大堅挺,龜頭黑皮全褪,變回粉紅之色,他說回復了十年前的狀態,更用「有過之而無不及」來形容自己的狀態。第十五次覆診,病人說小腹內部出現微痛,像針刺般有韻律地跳動,但又不感到太難受,左邊股溝亦有些痛,這部位應為輸精管,是藥物在打通阻塞輸精管的現象。此外小腹下部曾出現疱疹,塗了外敷藥便消失了。

過了一個月後,病人又再驗血,PSA值回升小許,是12.73,我認為可能是心力加強之後,把深層積瘀及毒素帶出的結果,這種反覆現象會經常發生,並穩步向好發展。第二十次覆診,病人帶來了超聲波檢查報告,指前列腺與前比較,無大變化,我的解釋是因為前列腺受到長期忍精的結果,變得脹大了,疲乏了的細胞組織不能一下子收縮過來,但前列腺內的分泌物,能夠隨着射精時一併排出,便再沒有累積而產生壓逼感了,所以他一直覺得下腹清涼,再沒有脹大的感覺了。

體能大增 精力充沛

又再治療了一段時間,病人服藥後總覺得體內清涼,很舒服,而且體力大增,以前打一場乒乓球會覺得累,如今連打兩場,也沒有疲態,加上又學了八段錦,練功時覺得手指發脹,氣感很強,精神充沛。

治療接近尾聲,病人的PSA值時有上落,病人問我為何不能下降,我回答是因人而異,因PSA值高了,也不一定患上癌症,在過去的兩年治療中,各方面均有進步,尤其是性機能方面,小便狀態比當初更好,現在祇是早上小便無力,不夠暢快外,到了日間小便均屬正常,因此前列腺雖然肥大了,但其它功能均沒有衰退。尤其是他高潮時射精能力亦大大增強了。我又用一個反證方法解釋,若果說PSA值高則可能患癌症的話,這兩年內癌細胞應由前列腺擴散至其它器官,為何至今還沒有發展至前列腺癌呢? 病人又說,西醫提議用針剌手術,抽取組織化驗,我極力反對這種侵害性(invasive) 的化驗,因為這針刺取組織的方法,是要經過肛門,刺穿腸道才能進入前列腺,易受到腸道內糞便及多種細菌的感染,我特別提醒他要小心考慮。

不久,病人又再驗PSA值,這次降回10.7,連跌4度,情況很好。未幾他告訴我想停藥,我亦贊同,問他感覺狀態如何,他說整個人像回到十五年前的狀態,覺得年輕了很多。這醫案又是一個成功的例證,雖然PSA值未能完全囘落,但身體所有機能已恢復正常。病人是於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初診,至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二日止,共治療兩年零四個月,診治一百一十七次。

 

中醫區錫機撰文 日期: 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

如有垂詢,可電郵至:sikkeeau@gmail.com

醫案編號:0802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