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個醫案的病童是在一個偶然機會來求診,始知悉自己患有自閉症,經兩年多的治療後,漸漸好起來,目前已長大成人,入讀美國名校。初診時他祇有六歲,由其母帶來到我的診所,主要是治療後腦跌傷,檢查時見他額帶青黑氣,兩頰緋紅,戴較深近視眼鏡,說話時不向人正視,大部分時間是頭向上仰,眼瞧下視。細問之下,發覺他講話亦不太清楚,每說四五個字,便要喘一口氣,身體甚為虛弱,據説自三歲起便不夠宗氣,父母同學均不以為然。從少便有大小便失禁的習慣,有時想嘔吐但又吐不出來,眼睛視物,猶如電視機接收不佳,畫面出現滾動的情况,累時看書,看到的東西竟不是該本書,反而是另一本書的內容,這是腦神經有搭錯線的問題。他同時有敏感症狀和輕微哮喘問題。他母親說,兒子出生時被臍帶繞鼻,阻礙呼吸,更有胎糞入肺,引起發炎,很遲才能說話。初步診斷,病人心肝脾肺腎五臓均屬虛弱,更有弱智和自閉症徵狀,看來很可能是生產時,因臍帶繞鼻,致使腦部出現缺氧所導致的。目前首要工作是先治好跌傷,再診治腦部的缺陷。

影像黑白 灰暗世界

服藥三劑後首次覆診,已有良好反應,見他面帶笑容,心情開朗,表示好了很多,沒有以前那麼疲倦的模樣,他睡眠比前熟睡,沒有夜尿,走路輕快,說話能一口氣說完,較上一次大聲及清楚。他說能聽到我大部分的說話,有短暫眼神接觸,自覺「醒目」了許多,私底下還跟父母說我是神醫呢。

經過多次的探索和問診分析,原來病人看顏色是有問題的,他父母這麼多年來竟然不知道,他向下看時,見到的影像是黑白色的,正常向上看時,大部分時間是不同深淺的灰色,衹有在很光亮的環境下,才能見到較淡的彩色。在我檢查時才發覺有這個缺陷,可能病童由小到大,以為這是正常的,所以從來沒有告知父母,在服藥之後,視力慢慢改善,才開始看到彩色繽紛的世界。第三次覆診送來的尿液樣本,有鲜血跡染在瓶內壁上,這是由心臓排出的,另外還有尿酸鹽結晶體(Uric acid crystal) ,死亡肝細胞和膽固醇沉澱物。由於出現尿酸鹽結晶體, 我認為病童腎功能必定有虧損,其膝關節一定無力,且難做出屈膝動作,果然不出所料,他學習溜冰特別困難。

治療期間,一切都在穩定進步中,病童面色回復白淨,手掌紅潤暖和,回答問題有層次和理性,不明白時會反問,學琴碰到困難時,不會像從前那般容易放棄,而是很有耐性地學下去。體能亦有所增強,雙膝已可屈伸,走路及游泳均比以前快了些。溜冰時可做躍起動作,活力增加。視力有進一步改善,可以看見較遠的東西,聽覺亦好像從封閉中釋放出來,平時與小朋友在一起時,間中會聽不到對方的說話,總覺得他們在喃喃自語,現在已可聽到聲音,亦明白內容。與人交談時,可直視望人,不像初診時頭低目垂,看着地下說話。

排出瘀毒 視覺進步

到了第十次覆診,身體毒素排得更多,他父親說,當天與兒子戶外看足球賽,烈日當空,十分炎熱,兒子已服中藥,全身大汗淋漓,散發陣陣血腥味道,我解釋這是腦部排出積瘀和毒素的現象。拿來的尿液樣本已變黑色,說明肝臓亦正在排出毒素及鬱血。他父親說,兒子與同齡朋友溝通有很大的進步,談話內容有邏輯性有層次,經常發問。病童母親又說兒子最近做了一件事,令她感到很意外,當她落樓梯時,兒子揮手和她打招呼,這舉動是從來沒有的。我解釋說:「你兒子以前是不能看見較遠的東西,現在可以了,才會有此反應。」

除了這樣,他學業成績亦突飛猛進,全校數學速度測試中,從三百餘人中脫頴而出,榮獲第十九名,表示智力已發展不錯。在覆診期間,他突然向着我笑了起來,我奇怪問他為何這樣,他說以前看我上身,全是黑色的,但現在是白色的,以前見我的臉是黑白色的,現在則是彩色的,因此覺得很得意,很好笑。我問他從那時開始看見彩色,他的回覆是在兩個月前,我翻查紀錄,當時他正在排出大量尿酸鹽結晶體。他又對我說,以前沒有留意房間周圍事物,因看不見太多東西,但現在可以看到了。

視聽認知 突然出現

他母親引述兒子滑水老師的說話,指他與一年前相比,簡直判若兩人,現在身體好了起來,學習也不斷進步。在第二十九次覆診,看物件的清晰度亦不斷在改善中,在診所裡,當他聽到我攝錄機倒帶時,覺得聲音甚為刺耳,但我認為當他注意力不集中時,應是聽不到的,可見他的聽覺明顯有進步。他父親說,兒子以前做不到的東西,現在均能做到,如思維能力、分析能力都大有進步。他母親又說,兒子對不明白的東西,喜歡尋根究底地追問,直至清楚明白為止。

沒多久,學校派來成績單,竟然不合格,我問他為何如此,他說看到試卷的問題,完全不明白,因此無法作答,說時樣子很委屈,熱淚盈眶。他又說:「我收拾書包時,很多東西看不見,紅色的暖水壼原放在椅子下,但卻沒有看到,甚感奇怪,無法解釋。」我認為他腦部尚未完全恢復正常,甚至眼睛視覺系統仍有缺憾,看到的影像,不能完全儲存入資料記憶庫中,仍需繼續治療,使其視覺神經系統改善。這個現象曾出現在多個自閉病童身上,都是視覺神經在傳送訊息時,出現的圖像處理及儲存的問題。

髓鞘剝落 引至多動

最近,病童重覆問我一個問題,不知何故,他的雙腳總是想踼出去,就算坐着,屈起雙腳,也無法控制,我解釋說這是一般有多動症自閉兒童(ADHD) 常有的現象,由於腦內的毒素酒石酸(Tartaric acid) ,把腦皮層內包住神經元內神經軸的髓鞘,侵蝕而剝落了,因而把主要傳送指令訊息的神經軸裸露在腦皮層中,多個裸露在皮層中的神經軸,沒有髓鞘的保護、訊號便會相互影響而受到干擾,發出很多較弱少而不正確的指令訊號,而所作出的不隨意訊號的動作,是視乎那些受干擾的神經軸而定。此現象亦是一般有ADHD 症狀的自閉兒童,其精神無法集中的主要原因。很多時,其母吩咐他做事情,他總是做不好,感到自責,問我能否改善,我說當然可以,祇要把腦內瘀毒帶出來便是。他甚關心自己健康,一有問題,便立即來電告訴我,有一次他說時常覺得頭暈,性情暴躁,態度很差,問我能否改善,我安慰他不用擔心,目前肝和腦內的瘀毒正不斷在排出,待瘀毒大量排出後,腦阻塞便會被打通,腦內的神經系統,由於髓鞘重新長出,便會逐漸恢復正常,身體所有不正常的反應,都會逐漸平靜下來,恢復正常了。

他又經常埋怨為何身體有這麼多毛病,我認為他腦筋已開始清醒起來,對自己有更多了解,才知道有許多問題。他又向我報告說,有同學撞到他,對方覺得很痛,他反而沒有感覺,問我何解?我說他的感覺神經仍然遲鈍,痛的訊號仍未能正常地傳至腦部的神經中樞,所以不覺得痛。在治療自閉症兒童過程中,遇到不少沒有痛感覺的病童,通常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後,都會完全恢復正常的。另外他又說最近嗅覺和味覺,都開始敏銳起來,感覺良好。

他頭暈的現象,時有反覆,手指仍會不自覺地動,但次數比以前減少了,在辨認顏色上,紅綠兩色,較難分辨,過馬路看見紅綠燈時,感覺刺眼,至於腳跟痛、鼻敏感,經已痊癒。由於有尿失禁習慣,經常要小解,但有時會因太急而失禁,甚至晚上亦有失禁情況出現。他母親說當兒子犯了錯時,性格倔強不肯認錯,還會用諸多藉口解釋。以前對什麼事都漠不關心,現在一百八十度轉變。有時多愁善感起來,遇着傷感之事,亦會淌下淚來。這表示其主管情感和感受的右腦亦開始開竅了。一般自閉症兒童對情感,感受上的感覺是比較冷漠和缺乏熱情的。

病人由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一日開始治療至二零零七年二月止,共兩年零九個月,治療一百六十五次,在漫長的治療期中,病童日漸好起來,已能像正常學生一般地學習了。約於三年前他母親又帶他來見我,一見之下,把我嚇了一跳,他已長大成人了,不再是以前那個弱小的小孩子,而是長大成接近六呎高的健碩青年了。我相信在治療其腦積瘀期間,必定使其多種內分泌增加了,尤其是 HGH (Human growth hormone) , 才能使他弱小的身軀變成健碩的身材。這次他再來治療,是希望藉打通腦阻塞,使他智力能更增長一些,以應付進入美國大學所需之SAT 考試。在治療期間,他考試成績都不錯。後來得知他考取成功,入讀加州大學名校了。此又一個非常成功的案例。

 

中醫區錫機撰文 日期: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日

如有垂詢,可電郵至:sikkeeau@gmail.com

醫案編號:04052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