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位男病人面帶灰暗,脈象普通,年五十一歲,二零零二年到我診所求醫,患有冠心病(心血管有斑塊)、高血壓、高膽固醇等病,時常大聲噯氣,十餘年前已無晨勃,最近服用補藥,雄風再現。他表示,很久之前曾撞車,昏迷十餘分鐘,送院搶救後無礙,後來右手中指及無名指合攏,不能分開活動,我指出這情况是腦內有積瘀,壓住神經的現象,祇要把積瘀溶解清除,兩隻手指便可以恢復自由活動了。

病人是一位長期烟民,已吸烟數十年,牙齒滿是煙垢,為了健康,已從每天數包香烟減至一包,不過他時有缺氧的感覺,夜晚睡眠時常有出現睡眠窒息症,我認為他的肺泡組織必已沾有很多烟油,以致血液交換氧氣不足,他的肝臟亦有問題,致使肝犯脾土,產生胃氣脹的現象。

服藥數天 變得年輕

首次覆診,一見病人臉色,把我嚇了一跳,他面色變得白裡透紅,皮膚也變得細嫩,起碼年輕了五、六年,像是另外一個人似的,我細看其雙頰,黑氣已消退,顏色變淺,真是意想不到,服藥數天,竟有如此效果,實在不可思議,我為其把脈,心脈也比初診時增強了,噯氣也減少了很多。

服用最後一劑後,病人左手麻痺減退,肌肉放鬆,右手本來合攏的中指及無名指竟然可以隨意分開活動,令他喜出望外,說明腦內積瘀已溶解排出,沒有再壓着手指的神經了。

第四次覆診,病情進展神速,他左手麻痺已好了八成,右手合併的兩指已可以活動自如,噯氣亦減退很多。至於早上晨勃沒有多大變化,但房事則大有進步,他說現在的狀態有如十年前,每次做愛可維持一個多小時,為此他更是喜形於色,表示很滿意。第五次覆診,病人說話很長時間,未見他有噯氣,情況改善了不少,左手麻痺亦好了九成。其後一切持續進歩,病人面色愈來愈好,容光煥發,睡眠質素亦有改善,更可隨時隨地睡着。第七次覆診,帶來的尿液有很多白色膽固醇鈣化物。

有一天,病人急來電話,氣急敗壞地說,小便流出黃色的膿液,似是膀胱或尿道發炎,飲新藥後情況好轉,我懷疑他患上淋病,促其往西醫採用抗生素治療,效果會較快,注射針藥後,表示有些累,這是抗生素破壊心臟的結果,原來他兩年前亦曾注射過類似的針藥,當時事後亦感覺心較前虛弱,從這次事件看來,他的身體比以前已強了很多。第九次覆診,他的左手兩隻手指已差不多完全康復。

淋病治好 情緒低落

自從注射抗生素後,病人感到異常疲乏,這是抗生素破壞心臟的結果。不久淋病治癒了,第十一次覆診,帶來的尿中有很多白色膽固醇鈣化物。直到第十二次覆診,這次見他面色很好,原來昨晚熟睡,因此精神飽滿。他又說,早幾天,不知何故情緒很低落,連晨勃也沒有,觀其帶來的尿液,內有血漬和膽固醇,我向他解說,這是服用抗生素五天療程後,必會出現的副作用,由於心弱使血上腦不足,最後引至情緒低落。

過了數天,病人打噴嚏後流鼻水,似是得了感冒,飲藥後好轉,第十五次覆診,他面色很好,心脈正常,體能已逐漸恢復,尿液顏色轉淺。後來,因鼻水倒流,出現幾聲咳嗽,我認為他除了感冒外,亦應有些鼻敏感。由於他往私家醫院作全身檢查,因而着涼,感冒再度發作,出現鼻塞及流鼻水,我囑他在大藥中加入葱白煎煮,服後情況轉好,再沒有流鼻水,祇餘下幾聲咳而已。第十七次覆診,他面色白裡透紅,有光澤,脈象搏動均勻有力,祇是體能稍嫌差些。

病人的全身檢查報告指出,他的肝臟大有進步,脂肪肝完全消失,反而冠狀動脈內的斑塊比前增多。我深感奇怪,他的心力比初診時加強了,表示心血管必定有改善,為何驗出的結果反差這麼大呢?我百思不得其解,唯一可能是他飲食不當所致。

過了不久,病人再患感冒,服藥之後,逐漸好轉,追問他如何得了感冒,原來他時常有上澡堂按摩的習慣,暗室內空氣混濁不足,引致著涼而感冒。最近飲藥時,覺得藥味很苦,頸項很熱,要求停藥一段時間。第三十六次覆診,脈象回復正常,面色很好。他告訴我其房事狀態奇佳,陽具勃起時堅硬無比,做愛時間可維持一個小時。但我卻時常勸喻病人,不要過度追求享樂,把身體淘空了。由於身體轉好,又想暫時停藥,再往醫院檢查心血管阻塞的情况。

怎料檢查結果發現心血管有斑塊鈣化物,使血管較正常狹窄,病人需服用降膽固醇藥,由於份量太重,引致腸痛,最初還以為是腸胃炎,後來才證實是由西藥引起。由於降膽固醇藥物均屬於史他汀藥,對肝臟會造成傷害,並使心臟轉弱,血上腦不足,直接影響他身體狀態轉差,不能熟睡,眼晴乾澀,有胃氣,晨勃全無,肩頸僵硬,因此再來覆診,發覺其脈象明顕轉弱,帶來的尿液有膽固醇鈣化物、脂肪小粒和血漬等。再次開始服藥後,感覺藥力上腦,頭發脹後,肩頸鬆了很多,胃脹毛病亦全然消失。

自上次患了淋病,病人變成驚弓之鳥,有一次他發現內褲有棕褐色小點,以為是尿道發炎,自服抗生素,引致心再次受到破壞,其後致電我告訴實况,我唯有囑他來診症,我檢查他的內褲,污點很細小,應是排尿時含有血漬,染在內褲,並非真的有尿道炎。

身冷頭暈 心口翳悶

有一天凌晨五時,病人來電話說,覺得身冷頭暈,天旋地轉,心口翳悶,整個人有暈死過去的感覺。天亮後馬上預約診症,隨後飲了半碗藥,馬上覺得身體發熱,肩頸、腦枕鬆開。來應診後,我向他解說,他最近可能服用太多抗生素,引至心臟嚴重衰退,加上他房事過渡,腦部嚴重缺血,才會出現上述多種虛脫的症狀。

第四十二次覆診,病人服藥後,於睡覺時,突然覺得右肩有一熱球直上頭頂,然後才慢慢散去,頓時感到舒暢,整個肩頸肌肉鬆開,我認為這情况是血上腦的好現象。

第四十四次覆診,上次的尿液氧化後見有白色粉末的膽固醇鈣化物,根據日期,是上次發生身冷頭暈那天所排出的,而此次帶來的尿液,顏色很淺和清澈。第四十六次覆診,病人覺得很累,清早不願起床,性慾下降,不過面色還是很好。

第四十七次覆診,病人表示,昨天前往浴室桑拿,忽感肌肉刺痛,似患感冒。不過我根據他面色和手掌溫度判斷,此次並非感冒,而是中藥上腦,冲擊中樞神經所作出的反應,即是我常提及的假感冒現象,祇需繼續服用大藥,過了一兩天便會消失。第四十九次覆診,病人表示,飲用新藥後躺下,覺得一股氣走遍全身,更直沖腦部,不過人感疲乏。

第五十一次覆診,病人感到不適,全身有氣遊走,有一次飲藥後,左手有一團氣從肩膊直下手指,似是在打通阻塞,人覺得很累,心悶頭脹,下肢凍冷,但練習氣功後,全身則冒汗發熱。他又指出經常鼻塞,大力一索,會流出一些鼻血,我認為這現象是在排出頭部一些積瘀。

第五十七次覆診,病人精神很好,服用新藥後,仍有氣團全身走動,身體感到陰涼,於是自服冬蟲草燉瘦肉湯,效果不錯,全身回暖。他表示最近已戒烟,恐會產生不良影響。我說戒烟如戒毒,腦神經已習慣了尼古丁,如今突然失去,烟癮必然大作,如要戒掉,還要看自己的決心。第六十三次覆診,病人身體再無陰陰涼涼,晨勃狀態仍然較差。不久,病人曾流鼻血,用力索鼻子時,排出了血塊,於是到醫院檢查,但無大礙,我認為是肺熱所至,或是因腦部瘀血積聚而排出。

其後,病人再覆診多一次便停藥了,如依照目前情况來說,他的病情是有進展,但未算完全康復。病人是於二零零二年五月九月初診,至二零零四年六月十五日止,歷時兩年零兩個半月,期間有停藥,共診症六十四次。

 

中醫區錫機撰文  日期: 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

如有垂詢,可電郵至:sikkeeau@gmail.com

醫案編號: 0205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