區錫機「中醫腦理論」醫案系列之七十三 – 長期耳鳴心律不正 兩週恢復聽覺正常

年記大了,百病叢生,離不開生老病死的自然規律,這位七十七歲的老翁,也是週身毛病,於二零一七年到我診所求治。初診見他,頭髪濃密灰白,面部滿佈皺紋,精神尚好,走路時腰背彎曲,步伐蹣跚,走路較慢,有些老態龍鍾。二十餘年前,他左耳重聽,右耳嚴重耳鳴,現在兩耳均出現高低頻耳鳴,聽聲困難,要戴上助聽器才能勉強聽到別人說話。...

中醫區錫機醫案系列之五十六 – 印婦耳鳴頭暈失衡 治療一年逐漸康復

一位體弱多病的印度婦人,居於香港,竟然相信中醫,於二零零三年來我診所求醫,當年是四十五歲,她面色青黑(當然她的皮膚也是較黑的印度人膚色),雙目無神,兩手冰冷,指甲很輭,毫無血色,呈現條紋狀。她說,走路時常覺暈眩,嚴重時會天旋地轉,是長期耳水不平衡的現象,左耳則有嚴重耳鳴。她患有貧血、血醣低、嚴重脫髪、長期便秘和失眠等症狀,身體多處由運動引起的傷患,如腰骨有傷,肩膊肌肉扯緊,下背部和腳踝有疼痛,時常感到口乾,經常飲水。...

中醫區錫機醫案系列之五十五 – 短期治癒耳水失衡 耳鳴失聰逐漸康復

我這位女病人,於一六年突然出現耳鳴,右耳聽不到聲音,如有物阻塞,另外又患上耳水不平衡,走路不穩,左傾右倒,西醫診斷為耳朶受感冒菌感染,引起發炎,於是打了數支類固醇針,但完全沒有改善。後找中醫針炙服藥治療,走路平衡稍為好些,但右耳依然失聰。西醫甚至說耳朶聽覺神經已受損,將永遠聽不到聲音了,絕望之餘,經友人介紹來我處求醫,當時五十二歲,見她面色青黃灰暗無光澤,毫無血色,神色憔悴。進入診症室時,要挽着其先生手臂,蹣跚地走入診症室。...